?
美中军民共同铸就的历史丰碑

——围绕陈纳德将军与飞虎队的故事

宋伟建

  当历史面对现实和未来仍能放射出耀眼光辉的时候,这段历史就具有了超越自身的不朽价值,人们铭记它,是为了继承它所负载的不朽精神。
  当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执行总监约翰·陶和杰佛里·格林两位先生将有关陈纳德将军和飞虎队的资料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为之震撼了。这是一段已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然而,当我们一旦走近它,它仍是那样鲜活,焕发出诱人的魅力。而围绕着这段历史所发生的现实故事,又令人感慨万千。

飞虎队——驾驭“天使与魔鬼”的人

  一九四一年夏季,从美国某海港一百架头部画有鲨鱼嘴图案的P-40B型战斗机装船运往中国,其中一架在装船过程中不慎坠海,其余的九十九架不久后加入中国空军对日作战行列,这就是由陈纳德将军担任司令的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正如飞机上涂的鲨鱼嘴和老虎图案代表了美国人的浪漫精神一样,这只航空队三个中队的名字也不同凡响,它们分别是“天使与魔鬼”、“亚当与夏娃”、“熊猫与熊”。从这些图案和名字,人们不难想像驾驶它们的必定是一群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他们本应该在暮色降临的时候和自己心爱的姑娘漫步在沙滩上,畅谈人生美好的未来,或是喝着香槟酒,陶醉在爱的甜蜜里……然而,他们却自愿地、万里迢迢来到烽火连天的中国战场。
  就是这只不到三百人的美国志愿军队伍,在它仅存的七个月中,在中国军民的密切配合下,以在空战中仅损失十二架的代价,取得了击毁击落日机二百九十七架(另有一百五十三架可能被击落)的显赫战果。中国军民按照自己英雄崇拜的习惯,没有用与鲨鱼相关的字眼来称呼他们,而是将他们赞誉为“飞虎队”。对于这些美国小伙子来说,他们是驾驭着“天使与魔鬼”的天上猛虎,死神在他们面前也要退避三舍,而他们创造的功勋则穿越时空,溶入了历史。

克林顿总统盛赞陈纳德将军和飞虎队

  克林顿是一个善于用历史之笔述写今天画卷的人,穿越时空的飞虎队的故事在一九九九年春夏之交的某一天恰巧停留在他的案头,他毫不犹豫地就将这个故事涂抹上斑斓的现代色彩。
  在克林顿访华前,由约翰·陶和格林先生协助拍摄的九十分钟的电视专题片《陈纳德将军与飞虎队》送至白宫,克林顿欣然为之发表录像讲话,他说:“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和数代人之后,陈纳德将军和飞虎队的故事告诉我们,在美国和中国的共同历史中有一段值得自豪的时刻,它激励我们发扬友谊和合作的传统……这是一个美中两国人民相互信任和尊重,为了共同的事业和面对共同的挑战,在一起共同工作的故事……当你们观看这部纪录片时,我希望你们注意片中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即使我们之间存在分歧,美中人民为建设一个更为和平的世界有着深厚的共同利益,我们可以一同规划出一个没有二十世纪的黑暗,但却继续发扬其光辉的二十一世纪。”
  克林顿总统不失时机地借用陈纳德将军和飞虎队的故事,阐明美中两国发展友好关系的重要性,为他访华营造友好的气氛。这部电视专题片在他访华后不久也在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播放。看来中国领导人在善用历史方面也有着不逊于克林顿总统的政治智慧。
  历史之于现代政治家与之于古代文人墨客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现代政治家们已无暇发思古之悠情,他们着意的是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寻找契合点。

美国前国防部长的惊愕与尴尬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在中国人们大都知道这句话,并体认它所代表的精神。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中国联系人陶京天先生在接受笔者长途电话采访时,向笔者介绍了中国大陆建立航空烈士纪念碑的情形。
  一九九五年,在南京中山陵北侧一个绝佳的位置上,建立起一座书写着中美苏韩四国三千二百九十四名烈士英名的纪念碑,名为“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这座纪念碑由两座巨大的主体雕塑与成伞状分布的六十面大理石碑群组成,是世界上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署名最多的专为纪念航空烈士建造的纪念碑。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些署名烈士中有二千一百九十七人是美国飞行员。美国国防部长佩里一九九四年访华时,有关方面曾向他介绍将要建成的这座纪念碑,当他听说在这个纪念碑上将要镌刻多达二千一百多名美国飞行员的英名时,他大为惊讶。身为国防部长的佩里并不知道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竟有如此众多的美国飞行员牺牲在中国这片国土上。美中两国曾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曾有着血肉相连的亲密关系。
  在建造这座纪念碑前,曾有专人到美国寻找阵亡飞行员的亲属,经过两年多的查访,仅找到二十五人。这个数字揭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那些牺牲的飞行员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几乎都没有结婚,因此他们没有后代;二战结束已半个多世纪,他们的父母大多都亡故了。这些烈士除了名字什么也都没有留下。然而,他们用年轻的生命将自己写入了历史,写在了中国人民的心中。

退伍军人节飞行展引发的故事

  同一段历史,有人会铭记,有人会淡忘,对于创造这段历史的人来说,从铭记和淡忘中他们是不会得到同样感受的。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的格林先生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今年退伍军人节期间,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与洛杉矶圣塔蒙尼卡飞行博物馆联合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纪念飞行展,一架与当年飞虎队使用的战机同型号的P-40战机参与展出,美中航空基金会的一批美国军界退役将领和包括数位飞虎队老队员在内的一批二战老兵参加了此次庆祝活动。受邀参加活动的中国驻洛总领事安文彬还和美国前太平洋舰队司令理查·麦基上将一同乘坐老型号飞机飞上了蓝天。据说此次活动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台湾驻洛某机构接到了上百通电话,质问为什么台湾方面没有人参加此次活动。而格林先生则接到了这个机构的电话,质问为什么不邀请他们参加这个活动。
  格林先生是这样回答这个质问电话的:“首先我并不知道你们,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大陆境内。而我知道的是,在台北一个繁华地段的公园里本来竖立着一尊陈纳德的雕像,但在数年前却被拆掉了,那地方如今变成了一个停车场。我还知道的是,在中国大陆的南京、昆明、北京、桂林、重庆等地在大规模地建造纪念碑。对我来说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
  格林对笔者说,他还想指出的是,当年飞虎队是为了保卫中国人民而战,并不是为了保卫某个政权而战。
  格林先生的一席话令笔者也不免感慨:历史有时也会实施报复,也会让人哭笑不得的。看来,谁也不能轻慢了历史,特别是当那段历史本是由你的参与而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