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集电视连续剧《垂亡》第二部:《乱世枭雄》(42集)

编剧:宋伟建


第一集

淞 沪 鏖 兵

  序幕
  长江边
  暮色苍茫,残阳如血。
  夕阳下,远山如黛,江水呜咽。
  江边,一支身着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万人之师面江肃穆而立。
  (字幕: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南京下关码头附近)
  士兵背上的枪刺在夕阳照耀下闪射着刺目的光。
  无人说话,无人走动,将士们在屏息静候。
  挂在枪刺边的墨绿色的小瓷缸在微风中发出清脆的响声,使现场气氛更显庄严凝重。
  只有滚滚长江无言东去。
  
  江堤上
  暮色中,遥远的江堤尽头一队骑兵奔驰而来,苍茫天幕上勾勒出奔骑漂亮的剪影。
  狂奔的马蹄声踏破了江岸的静谧。
  这支骑兵队伍的为首者是一位英俊而剽悍的将军。他二十七、八岁,穿一身毛料军装,上身系十字宽边武装带,腰悬指挥刀,下身穿飞腿马裤,脚下一双黑色长筒马靴,手戴一双雪白的手套。他左手提缰,右手扬鞭,胯下火红的坐骑如波滔般奔涌。
  这位将军突然扬鞭催马,将原本紧紧跟随的马队甩在了后边,转瞬来到部队近前,只见他猛一勒缰,坐骑高高扬起前蹄,同时发出一声高亢的嘶鸣--(定格)
 
  火红的草书片名急速推上银幕:《乱世枭雄》

  1、长江边
  这位年轻的将军姓李名剑,字天赐。他勒缰立马,神色冷峻。
  队列中,值勤军官跑步向前,敬礼!朗声报告:“报告少将军,第三师奉命集合完毕!”
  李剑马上还礼,双脚轻磕马腹,来到队列正中,他威严的目光扫视队伍。
  一张张严峻的面孔掠过画面。
  画外响起李剑洪钟般的声音:“小日本打上家门了!将士们!我们怎么办?”
  “杀!杀!杀!”排山倒海般的吼声在长江两岸回响。
  李剑激愤地:“日本鬼子今天悍然入侵上海!刚才蒋委员长召见本总指挥,命我部立即开赴淞沪战场,予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驱逐倭寇,保家卫国的重任落在我们肩上了!”
  参谋长黄林振臂高呼:“驱逐倭寇!保家卫国!”
  全体将士随声呼喊:“驱逐倭寇!保家卫国!”
  李剑下马脱帽,拔剑在手,面江单膝跪下。
  万余将士随之脱帽,跪下。齐刷刷上万个光头,在暮色里格外醒目。
  李剑捧剑在手,激情满怀:“有长江秋水为证!我李家军全体将士,上不跪苍天,下不跪祖先,今日跪我中华民族!跪我大好河山!”
  他举剑在手,狠命插入土中,双目炯炯如火:“七尺男儿,一腔热血,愿与山河共存亡!”
  “愿与山河共存亡!愿与山河共存亡!”吼声惊起江鸥满天。
  值勤军官整肃队伍,口令声声。
  李剑漫步走到江边,眼望滚滚长江,眉峰紧锁,若有所思。
  参谋长黄林从跟在李剑身边的一位铁塔似的副官手中接过军大衣,披在李剑身上:“少将军,江边风大,请珍重。”
  李剑神思悠远,轻声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黄林一怔:“少将军,部队正开赴前线,何出此不吉之言?”
  李剑:“非不吉之言。倭寇凶残,人所共知,此去淞沪凶多吉少,唯有以必死之决心方能抵挡。我们都要准备去死为中华民族而死,为大好河山而死!”他面色严峻而坚毅,话语中透出胸中汹涌的情感波涛。
  黄林默默点头。
  这时,明显年长几岁的师长蔡志宏忧心忡忡地走到李剑身边:“少将军,我们部队刚到,怎么就派往前线……”
  李剑举手打断对方的话:“蔡师长,我们为抗战而来,只要有利于抗战,我们就要无条件服从。当此国家危亡之际,必须捐弃前嫌,一致对外,否则如何战胜强敌?要告诫全体将士,从现在起,我们是中国军队,而不是昨日的李家军了!”
  蔡志宏立正:“是!”
  李剑抬头望去,部队已成行军队形。
  他抖身将大衣脱下,随手掷给副官:“带马!”
  卫士拉过战马,李剑飞身跃上,扬手一挥:“出发!”
  威武雄壮的万人之师行进起来!
  参谋长黄林振臂领唱“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万人齐唱高亢激越的“大刀进行曲”……
  一张张坚毅的面孔……
  歌声在暮色的江天里回荡……

  2、一组镜头
  一列火车迎镜头飞驰而来,(仰拍)呼啸而过。
  (墨片:时有亮光闪过)
  嘹亮的“大刀进行曲”在延续,伴随着铁轨与车轮铿锵的撞击声响彻云霄。
  在高亢的歌声中闪现以下画面:
  斑驳陆离的石头城城墙。
  明昭陵的石人、石兽。
  巍峨的中山陵。
  满目青山。
  一江秋水。
  ……

  3、山间大路
  蜿蜒的山路上行进着李剑的万人之师。
  骄阳如火,士兵们疲惫不堪。
  突然,有敌机声传来,骑在马上的副师长乔金彪惊呼:“敌机!快隐蔽!”
  司号员吹响军号。
  部队还未散开,数架敌机已经临空。
  士兵们纷纷扑向路旁的树林、草丛逃命。
  飞机俯冲扫射,司号员仍奋力吹号。
  敌机投弹,炸弹在人群中爆炸,司号员中弹倒下,殷红的血流下他的面颊。
  树林中,李剑在用望远镜观察。
  飞机肆无忌惮地低空盘旋,轰炸扫射。
  李剑厉声喝叫:“抬挺机枪来!”
  两名机枪射手抬来一挺轻机枪,李剑接过机枪,走出树林,将机枪往两名射手肩上一架,对准一架敌机,“哒哒哒……”射出一梭子弹。
  敌机惊慌地拉起。
  这时,黄林、蔡志宏和卫士们一拥而上,纷纷劝道:“少将军,这太危险!”
  李剑怒喝:“怕死的退下!”
  这时,一架敌机俯冲扫射,机枪子弹直逼李剑而来。只听有人大喝一声:“散开!”一个飞身将李剑扑在身下,他的身边扬起一溜弹着点的尘土。
  那人翻身爬起,原来是那个铁塔般的副官程老大。他急切地:“少将军,伤着没有?”
  李剑也不答话,厉声道:“程副官,你给我架起机枪来!”
  黄林等惊呼:“少将军,危险!”
  李剑毫不动摇,喝道:“少废话!”
  副师长乔金彪突然大喝一声:“给我也抬挺机枪来!”
  随之黄林、蔡志宏等也纷纷叫道:“给我也抬一挺来!”
  程老大双手将机枪举过头顶,喊道:“少将军,你就来吧!”随即又高声叫道:“卫士排!保护少将军!”
  十多挺机枪组成了一个半圆,一起对准天空。
  卫士们在李剑周围排成了一道人墙。
  敌机俯冲扫射,机枪对空射击。
  李剑身边的卫士有人倒下,马上有人冲过来填补空缺,将李剑紧紧围在中央。
  飞机再次俯冲,更多的机枪对空射击。终于,有两架敌机像疾风暴雨中的飞鸟,颤抖着掠过,拉着黑烟栽到山上,爆炸起火。剩下的几架迅速拉起逃逸。
  树林草丛中的兵们欢呼着“少将军万岁”朝李剑涌来。
  李剑掸掸身上的尘土,嘴角漾起一丝笑意。
  乔金彪、程老大等也都欣慰地笑了。
  李剑一举手,欢呼声停了下来。他一手掐腰,一手指天,戏谑地:“格老子的日本鬼子,也是他娘的缩头乌龟,给他点儿颜色,他就吓回去了。”
  众笑。
  黄林:“各部集合,注意对空观察,继续前进!”
  部队集合,死伤的士兵被安置。
  李剑对黄林悄声说:“参谋长,告诉将士们,我们已走出了自家地盘,有些口号不宜再喊,以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黄林:“是!”
  一个士兵用的小瓷缸掉在地上,李剑弯腰捡起。
  两具卫兵的尸体从他身边被人抬走,他目送着,眼里喷出怒火,手下一使劲,小瓷缸被捏扁了。
  
  4、淞沪警备司令部
  一幢白色建筑。门廊圆柱上挂着“淞沪警备司令部”的牌子,两边有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
  李剑携黄林、蔡志宏快步走来,拾阶而上。

  5、淞沪警备司令部内
  李剑一行上楼,走进一宽大的房间。
  淞沪警备司令兼前敌总指挥张治中将军迎上来。
  李剑敬礼:“报告总指挥,李剑奉命赶到。”
  二人握手。张治中示意,众落座。
  张治中亲切地:“少将军能以国家为重,亲率劲旅参加抗战,实在令人敬佩。”
  李剑谦虚地:“天赐乃军人,守卫国土是份内之事,不当钧座过奖。”
  张治中:“这不是过誉之言,你李家军一动,带动西南四省地方部队纷纷请战,仅此一点,就为抗战立了一大功。在动员抗战时,蒋委员长就说过,西南方面,只要李家军肯参加抗战,其它部队就会闻风而动,果然如此啊!”
  李剑淡淡一笑,随即严肃地:“第三师愿在麾下效命,请钧座指派任务。”
  张治中:“少将军久经沙场,运筹帷幄。蒋委员长来电话交待,要我请少将军留在指挥部,协助全面指挥淞沪抗战。第三师可由黄参谋长和蔡师长率领,前往新市区接防,向公大纱厂守敌进攻。”
  黄林、蔡志宏起立,挺胸立正:“是!”
  李剑起身答道:“委员长召见部下时,部下已报告过,天赐自将兵以来,始终与士卒共安危。第三师在哪里,天赐便在哪里。钧座既已指示任务,天赐当亲自率部队前往。”
  张治中听了李剑的话,钦佩地:“少将军果然骁勇!”随后,他踱步沉吟,片刻后,表情严峻地说:“淞沪战场形势已十分危急,我方投入七十万兵力仍不能扼制日寇的疯狂进攻,局势的根本改变有赖于全体将士的共同努力呀!”
  李剑“啪”地一个立正:“天赐将全力以赴!”
  张治中拿过一枚勋章,对李剑说:“你在南翔亲持机枪打下两架敌机,此事委座得知后传令嘉奖,并授予银鼎勋章一枚。”
  李剑接过勋章:“谢谢委座!”
  张治中:“少将军执意亲临前线,本人不便阻拦。不过,倭寇凶残至极,冲锋对垒实为士兵及下级军官的职责,少将军多多珍重。”
  李剑:“天赐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张治中拍拍李剑肩头:“在战场上求死要比求生容易的多。记住!自己是指挥官,万名将士的性命托付于你,这就要求你不但要有勇,更要有谋。”
  李剑感激地:“天赐当牢记教诲。”敬礼!
  
  6、公大纱厂阵地
  公大纱厂附近战斗正酣,三师十二团将士奋勇向前。
  日寇顽强抵抗,机枪吐出条条火舌。
  冲锋的士兵不断在炮火中倒下,后面的仍毫不畏惧地越过同伴的尸体继续冲向敌阵。

  7、掩蔽部
  李剑手拿望远镜向阵地观察。

  8、阵地
  阵地上弥漫着战火和硝烟……
  一少校营长催促士兵向前,自己也不停地随队向前跃进。
  突然,两架敌机飞临上空,投弹扫射。
  冲锋队伍出现慌乱……
  在后面督战的中校副团长欧阳生,效李剑之法,架机枪对空射击。他怒目圆瞪,咬牙切齿地对空射击……
  又有两挺机枪架起来对空射击……
  飞机肆虐,欧阳生等的射击不见成效。
  炸弹在冲锋的队伍中爆炸,士兵们成片地倒下……
  那位少校营长命令士兵对空射击。
  士兵纷纷向飞机开枪。
  飞机仍俯冲扫射、投弹。
  一颗炸弹落在那个少校营长的身边,他惊慌失措,终于被飞机吓破了胆,掉头就往回跑。
  冲锋的队伍随即溃退下来。
  工事后的重机枪旁,一位受伤吊着胳膊的校官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混蛋!”他是十二团洪团长。

  9、掩蔽部
  李剑将举着的望远镜使劲摔到胸前,恶狠狠地说了句:“走!跟我上阵地!”说着冲出掩蔽部,程老大紧紧跟上。
  
  10、二线阵地
  十二团的士兵们挤缩在工事后面。
  李剑冲过来,挥着手枪吼道:“集合!”
  队伍集合完毕,李剑训话:“蒋委员长训示:‘和平未到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现在最后关头已到,我们只有牺牲!牺牲!今日十二团首战即溃,挫我士气,我们如何再战?!”他厉声喝道:“洪团长、八营长在哪里?”
  掉着胳膊的十二团团长和八营长出列。那位率先逃命的少校营长一副胆怯委琐的模样。
  李剑咬牙切齿:“你堂堂七尺男儿,竟被两架敌机吓破了胆!杀!”
  程老大早已提枪在手,一个箭步上去,“啪啪!”两枪,少校营长当即倒在血泊之中。
  李剑对团长:“你还有什么话说?”
  十二团团长痛心地:“我追随少将军十几年,今日不能为少将军分忧,还有何颜面苟且偷生!”说着,掏枪在手,面向队伍跪下,“愿用我一死,激励全团将士,拿下公大纱厂,为十二团洗刷耻辱!”说着,举枪对准头颅……
  十二团将士“哗”地跪倒一片,齐呼:“少将军!”
  李剑咬牙把头甩向一边,只听“啪”地一声,李剑回头,洪团长已倒在队前。
  众惊呼:“团长!”
  稍顷,李剑沉痛地:“昔日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今天本总指挥何尝不是如此!愿我十二团将士奋勇杀敌,告慰团长亡灵!”
  十二团将士怒吼:“杀!杀!”
  欧阳生出列,朗声说道:“少将军,我带队伍去把它拿下来!”
  李剑坚决地:“好!欧阳副团长,本总指挥任命你为十二团团长,命你率部一鼓作气,拿下公大纱厂!”
  欧阳生:“是!”随即去部署队伍。
  这时,突然来了一支奇异的队伍,杂色打扮,脖子上都系一条白毛巾,个个手拿长短枪械以及大刀长矛,为首的是一位四十多岁、五短身材的赤膊汉子,他手里拿着一条大铁链,铁链的一端堕着个大铁球,他的身后跟了些挑担背筐的妇女。
  那汉子是码头工人的头儿,名叫姜之义。只见他冲着李剑高声叫道:“天赐,俺听说你在这儿打日本儿,大叔率金龙武馆的徒弟来助你一臂之力!”
  李剑惊呼:“姜大叔!你来的正好,助我拿下公大沙厂。”
  姜之义豪迈地:“好!端了这个鬼子窝儿咱爷儿俩再好好喝酒!弟兄们,跟我上!”说毕率队冲向前沿。
  一个挑着满满两筐瓜果疏菜的妇女放下担子喊道:“姐妹们,大家把物什交把长官,麻利帮着扛子弹去!”(上海话)
  妇女们纷纷撂下挑着扛着的东西也冲向了前沿。
  李剑感动得热泪盈眶……
  旋即,他坚毅地举起了望远镜……

  11、公大纱厂大门前
  这里是血与火的世界!
  冲锋队伍已逼近大门,无数士兵和百姓在炮火中倒下。
  大门前的工事里躺满了鬼子的尸体,他们身后的大铁门已被关上,纱厂里的工事后,一挺机枪仍疯狂射击。
  有人冲到了大门跟前,奋不顾身攀住大门上的铁栏要往上爬!一个、两个、三个……都不幸中弹倒下。
  这时,手拿铁链的姜之义冲到了门前,他伸手一甩,链端的铁球带动铁链牢牢缠在大门上沿的铁栏上……
  只见姜之义抓住铁链一个飞身,人已到了铁门之上,他正要翻身越过,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他一下趴在了铁门上边……
  姜之义并没有死,只见他咬着牙摸出一个铁球,挺身甩向敌人的机枪射手……
  铁球正中敌机枪手额头,肮脏的血迸溅而出。
  然而,就在姜之义挺身掷铁球的刹那,又有几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胸膛,他终于光荣地死在了铁门之上!
  姜之义的尸体像一面旗帜,昭示着冲锋的人们,向前!向前!
  敌人的机枪哑了,士兵和百姓们蜂涌而上,呐喊着撞开铁门,冲进了公大纱厂……
  12、一组空镜头
  山旋地转,林涛滚滚。
  江水咆哮,残阳滴血。
  
  13、江边
  暮色中,李剑与黄林、蔡志宏等迎风而立。
  蔡志宏忧虑地:“少将军,攻打公大纱厂三失三得,金龙武馆百姓悉数战死,我十二团伤亡过半,急需补充啊!”
  李剑神情冷峻,许久不言。稍顷,沉沉问道:“十团方面怎么样?”
  蔡志宏:“乔金彪副师长已率十团将敌海军司令部包围。”
  李剑坚决地:“我决心将预备队一分为二,你我各率一队,支援十团,务必在明天拂晓前,拿下敌海军司令部。”
  蔡志宏正要答话,一参谋走上前来:“报告少将军,黄埔教导团吴奇容将军持上峰命令,前来接收阵地。”
  李剑一愣,接过参谋递上的一纸公文。
  黄林警惕地:“少将军,这时候前来接收,其中必有缘故。”
  蔡志宏气愤地:“目的显而易见!这里阵地已经稳固,胜利已在眼前,他们这些嫡系是来坐享其成,这分明是……”
  李剑举手打断对方的话,坚定地:“我李家军参加抗日,决不是为了邀功请赏!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是一向这样要求你们吗?”他指点一下手里的公文,不容置疑地“参谋长!准备移交阵地,我部立即转移到东线迎敌。你们去吧,不要再胡言乱语。”
  黄林、蔡志宏无言退下。
  李剑一把撕开风纪扣,咬牙蹙眉,红红的双眼透出压抑不住的愤怒和满腔怨气。显然他对这种调动也是极为不满的。
  他在江边踱步往返,极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李剑长出一口气,扣上风纪扣,向上走去。

  14、阵地上
  吴奇容少将骑着高头大马,在警卫连的前呼后拥下乘兴而来,见了李剑,下马握手寒喧。
  吴奇容:“天赐兄,东京一别,已有数载,风闻天赐兄在西南叱咤风云,李家军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佩服!佩服!”
  李剑不冷不热地:“你我虽是东洋同窗,但老兄你春风得意,平步青云,非我能比。现在战事紧迫,速速办理移交吧。”
  吴奇容玩弄着手里的马鞭,漫不经心地:“啊,好,好……不过不要着急嘛,你的指挥部在哪里?我虽是不速之客,天赐兄也总得赏赐一杯热茶,坐下来慢慢谈谈吧?”
  李剑冷冷一笑:“老兄是在说笑话吧?千米之外就是战场,敌机狂轰滥炸,我部根本不能举炊,全师将士一周来没有吃过一顿热饭,哪来热茶供你品尝。”
  吴奇容面露惊讶之色。
  李剑:“老兄,实话告诉你,我第三师以数百将士的流血牺牲,已挫灭了敌人进攻的气势,并将敌人压迫于一隅之地,老兄只要好好指挥,胜利就在眼前。十里之外是我部的新战场,那是需要我们付出更大代价的!你我互为猗角,还望精诚合作。”
  吴奇容:“那是,那是。”
  正说着,两发冷炮呼啸着飞来,吴奇容惊惶失措,一个跟头扎入战壕。
  炮弹在附近爆炸。
  李剑在战壕上傲然屹立,丝亳未为所动。他看着吴奇容的狼狈样,不禁发出一声冷笑,嘲弄地:“吴将军这等尊容,何以约束部队啊?”
  吴奇容爬起身来,一下扒拉开搀扶他的副官,尴尬地咳了两声,摆摆手:“移交,移交。”说着头也不回钻进了隐蔽部。

  15、一组战场镜头
  海边阻击阵地上,乔金彪亲持机枪在恶狠狠地射击。
  日本海军陆战队强行登陆,敌人如潮水般涌来。
  敌人数十架飞机配合登陆作战,疯狂地轰炸扫射。
  李剑在指挥部内手持电话发布命令。
  欧阳生率部冲进一个村庄,士兵们纷纷中弹倒下,但冲锋并未停止。
  蔡师长在掩蔽部里手拿电话报告:“我们又夺回一个村庄,敌人正在反击!”
  满面血污、烟尘的乔金彪在阵地上用无线报话机报告:“敌人的冲锋又被我们打垮了!”
  (航拍)一个个阵地,一个个战场……到处腾起爆炸的火光,到处是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到处弥漫着不散的硝烟……
  硝烟中的太阳显得那么暗淡。

  16、李剑指挥部
  这是一个三间相通的大房间,墙上挂满了作战地图和各种图筒,电话线纵横交错,桌子上摆着四、五部电话机。房间中央摆了一张大圆桌,桌上有几样菜什和两瓶白兰地。李剑、黄林和其他一些军官围桌而坐。
  李剑用筷子敲敲盘子说道:“我们来上海参战已半月有余,指挥部机关象下面部队一样没有吃过一顿热饭,今天我斗胆让厨房起火,炒了几个菜,大伙儿聚上一聚。端起杯来!”
  众人端起酒杯,李剑正欲致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闷雷,随即是由远而近的尖啸哨声。
  李剑猛然意识到是炮弹临空,他大喝一声:“起立!弯腰!”
  军官们“蹭”地站起,按口令弯腰,对桌面形成伞状覆盖。
  在可怖的呼啸声嘎然而止的刹那,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屋宇颤抖,门窗玻璃全碎,房顶尘土如毛毛雨般倾泻下来。
  稍顷,院里传来大呼小叫的嘈杂声。
  军官们未得李剑命令,仍弯腰不动。他们的脊背挡住了房顶上落下的尘土,桌子上的菜未被弄脏。
  稍顿,李剑直起身来喊声:“稍息!”
  军官们直起身来个个面露惊讶之色。
  只见李剑镇定自若,伸手从菜盘里捡起一根草棍,戏谑地说:“日本鬼子想给咱菜里加点调料,可咱的菜咸淡正好,不用他们献殷勤。”随即又以极随便的口吻说道:“大家到院子里掸掸尘土吧。”说毕率先走出屋去。
  军官们面面相觑。

  17、李剑指挥部院
  院内一片混乱。
  被炸塌的指挥部相邻的房屋冒着冲天的烟尘,指挥部机关各部门的兵们惊得满院乱窜。
  李剑走到当院,往院中间一站,摘下帽子使劲拍打身上的尘土,对眼前的混乱似乎视而不见。
  他拍打尘土的声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有人低声惊呼:“啊,总指挥……”、“啊,少将军……”
  黄林等军官也来到院子里拍打起尘土。
  惊慌乱窜的人们终于镇静下来,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军官们。
  李剑注意到人们的神情,不禁笑了起来。
  军官们环顾四周,也笑了起来。
  既而,满院笑声。
  李剑挥挥手,众人停止轰笑。李剑咳了两声,清清嗓子:“大家今后要学会判断炮击,敌人如果是有目标的射击,炮弹会接连打来,就是躲也来不及。而象这种射击,显然是试探性的,如果惊惶失措四处乱跑,反倒容易被敌人的观察气球发现,招来更集中的炮火。所以古人言:每临大事有静气。就是说,遇事首要的就是镇静!镇静!”
  黄林带头鼓起掌来,随之掌声大作。
  突然,一个作战参谋从指挥部里惊惶失措地跑出来:“少将军!少将军!蔡师长来电话,敌人发动了全面进攻……”
  李剑大喝一声:“镇静!”
  作战参谋惊恐地站住。
  李剑严厉地:“全体各就各位!”
  众跑步散开。
  李剑疾步进入指挥部。

  18、李剑指挥部
  李剑抄起电话:“蔡师长!蔡师长!”
  电话里传出枪炮声,但没有蔡志宏的声音。
  另一个电话响起,李剑迅速拿起,电话传出乔金彪的声音:“少将军,十团遭到敌人强攻,十分危急!十分危急!”
  李剑:“乔副师长,请你务必顶住!”
  李剑猛摇另一电话机:“十二团!十二团!你那儿情况怎么样?”

  19、欧阳生掩蔽部
  欧阳生手拿电话:“少将军,我部也遭到敌人猛攻,正在组织反击!正在组织反击!”
  掩蔽部外爆炸声不绝于耳。

  20、李剑指挥部
  一参谋对着话机在大喊:“蔡师长!蔡师长!”
  李剑接过电话狠命地摇:“蔡师长!蔡师长!”
  电话里终于传出蔡志宏的声音:“少将军,我指挥部遭到敌人围攻……”
  电话里枪炮声震耳欲聋。

  21、蔡志宏指挥部
  蔡志宏手拿电话:“我指挥部遭到敌人围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电话里李剑的声音:“请你务必坚持住!我请求吴将军马上出兵增援!”
  指挥部外,炮火连天。

  22、李剑指挥部
  李剑猛摇电话机:“吴将军吗?敌人向我三师阵地发动了全面进攻,请你务必出兵增援!”

  23、吴奇容指挥部
  吴奇容一手拿着烟卷,一手拿着话机:“天赐兄,我这里也是自顾不暇,实在是爱莫能助啊!天赐兄好自为之吧。”说毕即放下了电话。

  24、李剑指挥部
  李剑“啪”地摔下电话:“这个王八蛋!”
  他从腰里拔出手枪,命令道:“通知警卫连,跟我出击!”

  25、吴奇容指挥部
  吴奇容戴上军帽,拿起马鞭,对他的参谋长:“让这等杂牌自生自灭,是何总长求之不得的。”他一挥马鞭:“备马!准备撤离!”

  26、乡间大路
  李剑、黄林及副官卫士纵马奔驰,两辆汽车紧随其后。
  疾驰的马蹄溅起泥浆。
  
  27、蔡志宏指挥部
  蔡志宏在一所小院落里指挥卫士及下属顽强抵抗。
  不断有卫士和军官中弹倒下。
  敌人嚎嚎乱叫着冲了上来,形势万分危急!

  28、乡间小路
  小路显然已不容汽车通过。
  李剑扬鞭催马在前,程老大紧随其后。
  警卫连在马队后狠命地奔跑。

  29、小村庄
  李剑率警卫连打进小村庄。
  程老大手持一挺轻机枪在李剑身前开路。一颗子弹打中他的腿部,他一下跪倒在地。
  血从程老大破裤子里露出的肉中汩汩冒出,他从子弹袋里拔出一颗子弹塞进肉里,一跃而起,继续冲击。
  敌人从蔡志宏指挥部所在的院子里向外射击,显然指挥部已被敌人占领。
  士兵们英勇向前。
  日寇纷纷倒毙,士兵们冲进院子。

  30、蔡志宏指挥部
  院内敌我双方的尸体横躺竖卧,惨不忍睹。
  院内一棵枣树,蔡志宏倒在树下的血泊之中。
  李剑扶起蔡志宏:“蔡师长!蔡师长……老师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蔡志宏醒来,嗫嚅道:“少将军……三师将士……可不能在这里……拼光啊!若如此……我死不暝目……死不暝目……”他头一歪,死去,两眼却大睁着。
  李剑泪眼模糊。
  黄林悲不能禁,含泪喊道:“老师长!老师长!”
  稍顿,他抬起头,恳求地:“少将军,人之将死,其言可鉴啊!我师已伤亡过半,不能再坚持了。”
  李剑回头,厉声喝道:“胡说!军人死在战场是死得其所!全师就是死光了,又能怎样!”
  黄林据理力争:“部下的意思是,军政部应该及时给我们补充兵员,既不补充,又不派兵增援,难道真要把我们李家军拼光吗?”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李剑没再应声,他望一眼死不暝目的老师长,热泪流下面颊。
  李剑强抑悲痛,咬牙站起,扶树而立。
  他双目如火,手指狠命地抠向树干。
  一参谋从指挥部屋内跑出来报告:“少将军,乔副师长和欧阳团长报告,已将敌人打退。”
  李剑怒吼一声:“知道啦!”说着一掌击在有半抱之粗的树干上,只听“哗啦啦”无数青枣从树上落下,滚了一地。
  参谋与众人大惊!

  31、乡间土路
  大雨滂沱,天昏地暗。
  乡间土路上,一辆中吉普在前,两辆小吉普在后,冒雨行进。
  小吉普车内。一佩带中将军衔的将官端坐在后座上。
  吉普车驶进一个小村庄。

  32、李剑指挥部
  李剑、黄林一干人正在指挥部忙碌着,一参谋进来:“报告少将军!第五十三军李军长驾到。”
  李剑回头,疑惑地:“什么?”
  佩戴中将军衔的五十三军军长李广文已阔步走进指挥部,高参徐进紧随其后。
  李剑一惊,赶忙迎上前去:“父亲,是您!”
  李广文拍拍李剑肩膀:“天赐!想不到吧?竟在这里和你相见!”
  李剑:“实在没有想到。”
  李广文一指徐进:“这是徐高参,还认识吧!”
  徐进把刚刚脱下的雨衣交给一拿伞的副官,赶忙给李剑敬礼:“少将军!”
  李剑还礼:“当然认识,当年李家军的军师嘛!”两人握手。
  李广文:“委座特命我来接应你部。”
  李剑给父亲让座,边抱怨地:“您要再不来,李家军第三师就要全体壮烈成仁了!”
  李广文安慰地:“天赐,不要生气,第三师已在上海战场坚持了一个多月,首创抵抗记录,连一些自命‘王牌’的嫡系部队也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你已成了有口皆碑的英雄。”
  李剑不悦地:“那又有什么用!我第三师已伤亡过半,却始终得不到增援和补充。更可恨的是委座的一些嫡系、王牌,竟见死不救……”
  李广文抬手打断了李剑的话:“我这不是率部来到了吗?”他看了一下左右,李剑一挥手,众离去。
  徐进也随之退出,边走边对黄林交待:“给钧座和少将军弄几个小菜来。”
  李剑端过一杯水放到李广文面前。
  李广文关切地:“委座特意交待,让我劝你接受改编,纳入嫡系,并说任命你为军长,破格晋升中将,看来委座是十分赏识你的。”
  李剑坚决地:“不!我李家军听从命令不容改编,这是当初太老爷与委座谈妥的条件,我不能背着太老爷接受改编!”
  李广文耐心地:“要知道,这是委座对你的赏识和爱护。”
  李剑在此问题上并不与父亲妥协,坚定地:“不!决不!”
  李广文无可奈何地:“那……那好吧,我也不劝你了,否则你太老爷又要骂我是李家的叛逆了。我离开他跟了委座,已经令他大为脑火了。”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水,又说道:“不过,南京你还是要去一趟,委座要召见你。”他说着掏出一枚勋章,“委座还特地颁发一枚勋章,表彰你的战功。”
  一参谋端一托盘进来,收拾一下桌子,摆上了几盘小菜和一瓶白兰地。
  李剑接过勋章,顺手扔在桌上,边倒酒边说:“他就惯会来这一套收卖人心。我看不出现在召见于战局有何作用。”
  李广文:“国军将领无不以委座召见为无尚荣耀,你有如此殊荣,别人是求之不得的。”
  李剑:“那就让别人去接受他的召见好了。”
  李广文一惊:“怎么?你是说……不接受召见?”
  李剑略一沉吟:“去还是要去一趟,我要看看老头子对我李家军如此重大的损失持何态度。”
  李广文埋怨地:“万万不可以这种口吻跟委座讲话!见了委座说话一定要谨慎,千万不可顶撞。”
  李剑:“那又能怎样?总不能将他的意志强加于人吧?”
  李广文:“好吧,好吧!你速去速回,我估计战场要扩大,部队要有大调动。”
  李剑:“好吧!”
  父子举杯。
  李广文苦笑一下,故作幽默地:“你的南京之行,我也拭目以待呀。看剑儿的这杯酒,能让为父品出些什么滋味来。”
  李剑面孔冷峻,并未接话。
  撞杯!

  33、铁路线
  一列客车奔驰而去。
  客车尾部的一节平板车上有几门高射炮,显然是为防敌机轰炸的。

  34、车厢内
  客车包厢内,李剑愁眉紧蹙,忧郁地望着窗外。

  35、铁路沿线
  铁路沿线一派荒凉景象。
  一个显然是遭受了敌机轰炸的村庄断壁残垣、被烧焦了的树干……一晃而过。
  
  36、车厢内
  李剑忧心忡忡。
  李剑心声(画外音):“日寇猖獗,政府无能,国家危矣……老头子此时召我去究竟有何要事?我该怎样应对?”
  李剑郁郁沉思。

  37、铁路线
  列车呼啸着钻入一条隧道(墨片)。
  

                         第一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