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载之十三)

「有人靠邪恶而昇迁,有人因德行而殒落。」  ——威廉莎士比亚《一报还一报》

「世上之事本无善恶之分,人心使然。」    ——威廉莎士比亚《汉姆雷特》

?

第二十章 「骑自行车的人」

  里查?亚力山大(Richard Alexander)是位三十一岁的青年,身高五尺八寸,体重一百六十磅,黑发,黑眼珠,平日早晨常骑自行车在邻里街道上游走。他是印弟安那州(Indiana)的居民,居住的城名叫South Bend(南岸)。
  1996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晨,里查骑自行车在街上行走,忽然被警察拦阻。警员问他,是不是昨夜曾经侵入附近一家住屋,在黑暗中强奸了一位住屋内的女子。里查失口否认。警察带他上警察局,对他拍照,也照下他的自行单车。警察要求抽他的血液,被里查拒绝。办完程序後,警察放他离去。
  原来那一段时日,在South Bend的「河流公园」区(River Park)连续发生住家遭恶徒潜入,强奸妇女的严重犯罪。受害的女子至少四人,但她们提不出清晰的描绘,只报告警探,凶徒约身高五尺九寸,黑发,犯罪时带有面罩,两眼闪亮。一位受害的女子说,凶徒胸膛没有刺青,也没有胸毛。另一位女子表示,好像凶手使用脚踏车来往。
  除此之外,警探找不到多少物理证据;没有指纹、血液、鞋印或凶手遗留的物件。医护人员从两位妇女的体内取得可能是凶手的精液。从另外一位受害的女子身上,找到几根男子的体毛。
  警察局根据四位女子的描绘,绘制一张粗糙的凶手面容,分发给警员和调查员。
  那天虽然放走了里查,警探们认为犯罪者就是他。於是把里查的照片,与一些其他男子的照片,排列在一起,请受害的女子们观看。四位女子,没有一位指证里查便是强奸犯。
  除了受害的女子们以外,警察还找到自称目击犯罪过程的证人。一位女证人到警局去看照片。第一次指认另一个男子是凶手;第二次看不出任何人;第三次才指认里查是凶手。
  另一位男子证人描写凶手的身高、体重和特徵。在警察局中,他从一批照片中挑出里查。这位证人是一位受害女子的男友。凶手潜入他们屋内,曾从他身後突击,将他打倒,并命令他匍伏在地板上。
  根据证人和受害妇女的指证,警探拘捕里查,并将他监禁。地方检察官准备对他提起公诉。然而这时同一社区又发生了黑夜入侵和攻击妇女的犯罪。里查既被关闭,当然不会是他干的。其中有一位新的受害的女子,到警局去看照片。管事的警员在桌上排列一些照片,让女子看。警员不小心,把里查的照片也混在其中,而那女子竟然指认里查便是攻击她的恶徒。关在牢房中的里查,当然不可能是攻击这个女子的犯人。
  1996年十一月,检察官起诉里查?亚力山大,指控他许多罪名,包括对四位女子强奸、潜入私宅、抢刼和恐吓等等。1997年六月,法院开庭审判。主审法官挑选十二名陪审员(和两位候补)後,正式审判被告亚力山大。里查很贫穷,法官指定公设辩护人协助他。
  在庭讯中,四位被攻击的女子,在台上都指证被告就是当时破门入屋攻击她们的人。两位证人也当庭指认里查。
  辩护律师问那位男子证人:
  问:「根据你的描述,在黑夜中被告从你身後突然攻击你?」
  答:「是的。」
  问:「将你打倒在地上?」
  答:「对的。」
  问:「并命令你匍伏在地板上?」
  答:「是的,他有武器威胁我。」
  问:「所以你没有看清他的面孔?」
  答:「没有,好像他带有面罩。」
  问:「然而今天在法庭中,你指认被告就是从背後攻击你的人?」
  答:「我确定就是他。」
  问:「多麽确定,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五十?什麽程度?」
  答:「……百分之七十。」
  检察官传唤一位DNA专家出庭作讯。专家曾将受害人中,从两位体内摘取的男子液体,作科学监定。回答问题时,专家表示,监定的结果,他有相当的信心,认为都与被告的DNA抽样,相互符合(Match)。
  经过辩护律师的反诘问,专家承认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说:「我不能排除被告是液体的主人。」然而专家又怀疑,从两位女子摘取的液体,「可能不是来自同一个男子。」
  作证完毕,检察官在结语中强调,受害的女子们都指认被告是攻击她们的犯人,「是他犯罪,毫无疑问。」
  辩护律师在结语时表示,证据中展示许多疑点,「没有超越合理的怀疑。」
  陪审团退庭闭门讨论,八小时之後,向法官报告,无法达成共识。也就是,十二位陪审员没有办法一致同意,既不能判被告有罪,也无法判他无罪,形成「僵局」(Hung Jury)。
  法官宣布审判流产,解散陪审团,另外定期,重新挑选新的陪审团,再开庭第二次审理。
  事後一位陪审员对媒体披露,十二人中,十一人投票赞成被告有罪,而只有一人投票认为他无罪。两方僵持数小时,彼此不能说服或妥协。
  那位唯一反对的陪审员,几年後才露面。她说:「法庭中展现的证据,不能使我相信被告是真正的犯罪人。」
  1997年十二月,法院开庭重新审判里查?亚力山大。
  这一回,检察官只指控被告性侵犯了两位妇女。那位男友的证词不可靠,检察官不再叫他作证,也把他的女友,不算受害人。另外,从她们身体上摘取男子体液的两位女子,其中一件有疑问,检察官也不再传唤这位女子出庭。
  所以重新开庭,只针对被告曾性侵犯两位妇女的犯罪。
  开审时,辩护律师「阵前换将」,原来的公设辩护人已经离职,另有高就,代替他的是一位没有经验的年轻律师。
  检察官在法庭中提出的证据,大体与第一次审判时相同,排除一些矛盾,过滤了一些证语,稍有改进。
  而新任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中唯唯诺诺,沉默寡言,没有努力地攻击证据的疑点。
  审讯结束,新的陪审团宣判被告有罪,随後法官判里查七十年有期徒刑,立刻移监执行。那是1997年。
  四年之後,发现曙光。
  四年之间,DNA科学有急速发展。在首府华府,联邦调查局(FBI)建立了DNA总库,收集全国各法院和警察局采集的DNA档案和样本。此外,DNA监定的方法和可靠性,也有长足的进步。
  里查?亚力山大案子中存有两件物理证据——毛发和精液。已经服刑四年的里查,从狱中约到同情他的另一位资深公设辩护人,代他出面要求重验这两件证物。
  在同一州另一个城市中,警察曾抓到一个嫌疑犯,名叫墨菲(Murphy),此人犯案累累,前科中包括潜入私宅、偷窃和性侵犯屋内的妇女。墨菲正在被追诉,审讯过程中发现他曾在South Bend城同一社区做案。
  经律师要求,新接手的检察官安排,将原来档案中保存的精液样本,送到专业实验室,抽取其中的DNA。化验之後,与墨菲的DNA样本对比,结论——两者相同。
  同时,科学家们研究出一种新的DNA监定法,称为「亲子DNA监定法」(Mitochondrial),可以从极细微的皮肤、头发或液体中,监定所含细胞中的染色体排列,结论精确而可靠。监定存档的体毛和精液,发现它们都和里查的DNA 不同。这种基因监定法,在1997至1998年还没有被使用。
  最後还有一项疑点。在第二次审判里查时,一位受害的女子在法庭中作证,描述攻击和侵害她的男子,胸膛上没有刺青,也没有胸毛。当时被告的律师似乎漠不关心,没有追问她。
  然而证人的描述记载在审判纪录中。
  被告里查的胸膛上有刺青,也有胸毛。
  2001年十二月,辩护律师说服了检察官,两人联名请求法院重新考虑这些疑点和证据。十二月十二日,主审法官改判被告无罪,下令释放他。
  坐了四年牢,已经三十五岁的里查?亚力山大,重获自由。
  如果当年警探们没有一味地锁定骑自行车的里查,而扩大侦查面,也许会抓到那个真凶墨菲,而防止他侵害更多的妇女。

第二十一章 「庞氏骗局」

  美国联邦法院的系统,最上层是最高法院,座落在首都华府,中层是高等法院,亦称为联邦上诉法院,共有十一间,分别设立在全国十一个「巡回区」(Circuit Courts)。法院系统的第一层,是联邦地方法院,亦称为联邦「地区」法院(District Courts),它们是审判民事和刑事案件的初审法院,全国共有八十一区,分布於全国各地。
  纽约州是东部大州,分配有西区(Western District)、东区(Eastern District)、北区(Northern District)和南区(Southern District)。其中以南区地方法院最为重要,因为它管辖纽约市,其中有曼哈顿,而华尔街(Wall Street)是美国的金融中心。
  联邦地方法院纽约南区分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座落在「珍珠街」第五百号(500 Pearl Street),经常处理全国最重要的财经案件。
  2009年六月二十八日,第五法庭坐满了观众,参杂着许多媒体记者。从早晨开始,法院大楼的大门外,已架起了许多电视台的摄影机和广播设备,还有陆续增多的群众。
  在庄严的法庭正前方的高台上,坐着一位穿黑袍的法官,座位前面的名牌写着「Judge Denny Chin」。他是一位五十六岁的华裔中年男子陈卓光。陈法官是美国东部有史以来第一位亚裔联邦法官。他出生於香港,两岁时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在纽约长大,就读杰出的公立中学,其後以第一名由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回到纽约城,获得「复旦」大学法学院(Fordham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法学博士学位,曾在律师事务所执业。1994年被柯林顿总统提名,经参议院全票同意(98:0),任命为联邦法官。
  站在法官高台前是一位七十一岁的男子,稀疏的头发几乎全白,中等身材,两眼深陷,眼圈发黑,带皱纹的脸皮,泛着青色。但他衣着整齐,丝质的黑色西服,配白衬衫深蓝色领带。
  法官开始讲话时,全场肃静。法官问:「被告伯纳?梅道夫(Bernard Madoff),你有话说吗?」
  梅道夫回答:「是的,尊敬的法官(Your Honor)。……对於我所做的事,我感到深深的抱歉。我知道我伤害了许多人。我从事『庞氏骗局』(Ponzi Scheme),从1990年前後开始。当时曾打算将它合法化,但一发不可收拾,以至於伤害了许多客户……」
  什麽是「庞氏骗局」呢?
  庞氏是一位历史上声名狼籍的骗子。查尔斯?庞氏(Charles Ponzi, 1882–1949)出生於义大利,年轻时越洋到加拿大,做些不赚钱的工作,并且因为诈欺坐过牢。1903年辗转抵达美国波士顿,买卖各国邮票,赚了一些钱,但是他衣着华丽,举止高雅,外表像是成功的生意人。他向有积蓄而想投资赚钱的人鼓吹,表示他正在经营投资基金,可以替投资人赚高利。他并且答应投资人,保证可以赚取比一般股市高许多的利润,高出几倍的利息。不久庞氏招揽到许多投资人,收受他们的金钱,庞氏制造假帐和定期报表,公布惊人的成功投资,使得投资人满意,并且心甘情愿地长期留存金钱在庞氏手上,期望长远地放息,或者不断地增加他们的投资额,甚至劝朋友、家人和同事也一齐参加投资。
  其实庞氏根本没有替他的客户在股市中投资。他把收取的金钱,存在银行帐户中,投资人越多,帐户的积钱越多,对有些短期投资人,庞氏也爽快地支付利息金;对要求退出的人,也爽快地退钱。但大部份的「高利」投资计划,都是「长期的『投资』」,暂时不发放利息金,也不准退出本金。大多数投资人,看到定期的投资报告,情愿长期放款,高兴地认为自己正在赚大钱。
  「庞氏骗局」迟早会露出马脚而崩溃。如果被专家识破,发现长期高利投资,只成功不失败,是不太可能的幻象,一旦揭穿,投资人便会警觉而要求退款,「庞氏骗局」便会曝露。此外,如果忽然全国经济不景气,股市崩盘,大批投资人恐慌地要求退款,也会使骗局来不及应付而崩溃。
  1920年,「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发现庞氏的投资报告,与实情不符,在报上大幅报导。投资人失去了信心,群起要求退款,联邦政府也开始调查。很快地「庞氏骗局」便没有能力从市场上继续吸金,而被迫用尽了银行帐户中的存款,并且亏欠投资人共七百多万元美金,一夕间崩溃。庞氏被起诉、判罪、判刑十四年。
  这就是梅道夫在法庭中认罪时所提的「庞氏骗局」。
  让梅道夫讲完话後,陈法官冷峻地对被告说:「你是特殊的罪恶。」(「You are an extra ordinary evil.」),宣布判梅道夫一百五十年有期徒刑。宣判後,法官随即命令法庭中的法警,用手铐铐上被告的双手,押他离开法庭,送去坐牢。
  法庭内的媒体记者,奔走相告;观众们唏嘘不已。
  梅道夫怎样诈骗投资人呢?
  梅道夫在纽约的证券和财经界,曾经有相当高的地位,担任过纽约股票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vhange)的主席,退职後,充任华府证券管理委员会(SEC)的顾问,并且经营「梅道夫投资基金」,出入美国上流社会,长袖善舞,颇有名气。他是犹太人,受到美国国内和外国犹太人的尊敬。以色列政府待他如上宾。
  从1980年开始,梅道夫的基金,招倈投资人,答应他们超高利润,因为他的名声和地位,一时投资人趋之若骛。大量资金进入他的帐户以後,梅道夫一方面使用虚假的投资报表欺骗投资人,另一方面提高姿态,只收高额投资,拒绝接受小额资本。迄2008年,二十八年之间,他汇集了六百五十亿(65B)美元,但百分之九十的资金被他支用和紮了自己和家庭的腰包。他挪用了两百亿元(20B)。
  投资者数千户,包括瑞士、法国、澳洲、英国、苏格兰和以色列的大银行,许多退休基金、慈善团体和有钱人,尤其是犹太人(连着名导演史提夫?史批博在内)。有专家着文,认为长期投资只赚不赔,是不可能的事,况且超高(百分之十到二十)利息,不可相信,然而证券管理委员会也没有追查。
  好日子有一天会过去的。2008年,美国的房屋市场暴破,泡沫化的经济几乎崩溃。纽约市的钜型证券投资公司,六家倒闭了三家。一个月间全国失业八十万人,一年内三百家银行财务困难,被联邦政府接管。
  许多投资者资金不足,周转不灵,焦急地向梅道夫要求退出投资计划,撤回他们的金钱。2008年十二月,梅道夫面对七百亿元退款的退求,而他的银行帐户中可以动用的钱,只有两亿美元。找不到新的投资人,又无法向银行借钱周转,梅道夫无计可施。十二月十日,他叫替他在公司工作多年的两位儿子(马克和安殊)到家中,流泪地告诉他们,「整个投资公司不过是大谎言。」(「It’s all a big lie.」)二十多年的骗局,即将被揭穿。
  第二天,安殊到FBI去报案,检举他的父亲、哥哥马克,和公司内其他同事,包括梅道夫的私人秘书。
  次日FBI将梅道夫拘捕。检察官指控他十二项罪名,包括诈欺、洗钱等。2009年六月二十八日,联邦法官判他徒刑一百五十年。
  梅道夫的两位儿子,一位自杀,另一位被判刑。他的律师、会计师、私人秘书、和公司的重要经理,前後都被起诉、审判和判刑。结束美国历史最大的骗案。
  法院指派一位代表,追寻梅道夫的资金的去向,迄今欠数千位投资人美金五十亿元。
  2009年十月六日,奥巴马总统经参议院全票同意,任命华裔陈卓光法官为联邦高等法院法官。   (待续)